顾子昀√

call爆

ぐ。苑心:

群宣
众所周知
作为一个原耽脆皮鸭语言cos
我们是一个松散的组织
有时候会闲聊着闲聊着突然开始对戏
当然
有可能也会突然戏精
这有很大可能【凝重】
【正经】
严重!重度缺人!
是的没错
我们可怜的魏总依旧在等自己留学的弟弟回来
我们孤独的陶副队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撑着燕城
我们空虚【buni】的风师掌管着上天庭一切事务
【高亮】
严重缺人,严重缺人,严重缺人
一个无组织但有纪律的语言cos群
一直等着你的到来
大部分为学生党
有时候会弧
放假的时候才会活跃
还请见谅√

【吐槽】八一八我们九班的那群死gay【论坛体】

这是一篇打赌输了的文,emmm,文笔不好,选自生活,不要乱想,我可能选用了一些自己班上的东西,但这是个平行世界,希望大家谅解【鞠躬】正文如下

1L 【楼主】百年搞事

不行了我实在要吐槽我那惨无人道,惨绝人寰,臭不要脸,凄凄惨惨的同桌了。看他们把我整的都语无伦次了。

顺便吐槽我班副班!他俩站在一起,画风简直有毒好吗好吗好吗好吗!

嗨呀好气啊!我日,我不行了。

容我先去喝口水,然后和诸位大佬慢慢道来。

2L万恶的数学

前排

3L自古红蓝出cp

emmm……楼楼好气啊

4L不是百合就是基

……害怕

5L核桃啊核桃

歪歪,歪楼了

6L叉子叉子

3L,4L好像一对哦【托下巴】

7L一只单身dog

等等,的确歪楼了,重点不应该是,死gay吗?【滑稽】

8L弦秦

emmm,楼楼呢?丢了?

9L没有粮了

……

10L【楼主】百年搞事

去去去,8L你才丢了呢,刚刚去打字了。

先说我同桌吧,我们可以称他为D,英语超棒,然鹅偏科【嫌弃】,然后另一位,我班副班,就称为G吧,据说是两人是竹马,我有些失了智,记得不太清了。

这两人吧,emmm,就是那种,

他们特么为什么还不去结婚?!十块钱我出,我出行吗?不用找了。

啊?!我敲里们吗?我特么一点都不想吃狗粮,好吗?!

11L沉默是金♥

……楼楼真的好气啊

12L我家金最可爱了

是啊,怨气化实体啊【金害怕限定版.JPG】


忽如故人归

        这算是个贺文吧,不太清楚,中秋快乐,么么哒。第一次写贺文,请多多指教,这里顾常白。QUQ
        我有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风霜落鬓发,故人仍未归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by顾常白
        吴安放下书,望窗外,艳阳高照,阳光正好,从缝隙里透出,映在人脸上,温和舒适。又至中秋,这个让人心疼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不过是一年中秋的前一天,墙外传来敲锣打鼓之声,热闹非凡。
        吴安走出门外,听见路人议论纷纷:“这是哪一家的成亲啊?”“你不知道吗?是玉家的二公子和徐家的三小姐啊!就明天呢,真是般配。”吴安脑子一疼,心抽疼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大人?大人?”万锦也听到了,连忙扶住吴安。吴安讽刺地笑笑,自己的一切都给了玉宁,比不过,唉。 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十年的情意,也抵不过家里的一句“不可” 自己当年到底是抽不出什么风,把自己的心交给了这么的一个人,自己也真的是...呵呵呵呵哈哈哈哈,万锦怯怯地拿出请帖,“大人,这婚宴我们去吗?”“你在哪里拿到的?”吴安问到,“我怕你伤心,便擅自把这份请帖藏了起来”万锦道。吴安摇摇头,也知道万锦是为了自己好,就是,哎。“去,怎么不去”吴安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吴安起的极早,一身青衣,一双桃花眼上挑,扯出一抹微笑来。把盒子抱在怀里,万锦问“大人,你收拾出来的箱子和这房子的房契?”吴安笑道“还回去,就还清了”万锦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 到了地方,几位女子走上来,“大人来这里坐吧” 吴安也随着去了。玉宁也走了出来,看到吴安愣了一下,问“谁,谁告诉吴安的”玉林走到玉宁旁边说“我”玉宁转过去“我都答应你们了,你们为什么要告诉吴安?”“为了让你死心”吴安看见了玉宁,走了过来,“哟,这玉公子还真是好看,嗯?”看见玉宁想要说些什么,又说“好啦,知道你娶了一位美人,这徐沭可是一位数一数二的美人啊,喏,新婚快乐,新婚礼物”吴安把盒子给了玉宁,笑了笑,便回到了座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吴安摇摇头,吴安啊吴安,你究竟是想要自己死心,还是想让他认清啊。吴安露出苦笑,吉时到了。一男一女,极为般配。“一拜天地”新人拜,吴安看着玉宁,笑的好看,“二拜高堂”两人拜父母,吴安的泪在眼眶打转 ,“夫妻对拜”玉宁与徐沭对拜,吴安装作喝酒的样子,抹掉眼泪,却被烈酒呛住,眼泪一下就下来了,不过没人发现,所有人都在说新人多么的般配,没有人理吴安,没有人。呵呵,真讽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旁人喝酒,敬酒,吴安笑着喝酒,是啊,你们多么般配,我也这么觉得,可是,我呢,我是什么?①终于敬到了这一桌,吴安笑着喝下玉宁敬的酒,笑着问自己“死心了吗?”死了,死透了。婚宴完了,别人纷纷要去闹洞房 ,吴安笑了笑,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去哪里呢,去哪里呢,去江南吧,小秋最喜欢江南了,万锦从一旁默默跟上,大人去何处,他自然去何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玉宁回到洞房,徐沭在一旁看着,突然冷声道“玉宁,我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,我爱你,不代表我要被你作践,这是你那个人的属下给你的东西”玉宁颤颤巍巍地打开,里面全是自己送吴安的东西,包括那房契也还了回来,上面压着一封信,打开只有一句话“今送你入红帐 ,休为你再惆怅”是吴安的字,俊秀挺拔,玉宁开始笑,笑着笑着哭了起来,吴安不要他了 不要他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玉宁从门里走了出去,他要去找吴安。可是,再也找不着了。风雪夜归人 ,寻不曾故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是一年中秋,吴安走出门外。要下雨了,冷风刮过院长,吴安一下站不住了,他的腿当年为了玉宁,落下了病,唉,想这些干什么呢,吴安走进门,继续写东西。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雨声滴滴答答,惊醒文中人,吴安看向窗外,自己没关门?不可能吧,吴安撑着伞走出去,腿隐隐作痛,心却慌了起来,来到门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人径直把他搂在怀中,熟悉的檀香合着雨味涌入鼻腔,是玉宁,伞一下子落地,“你,你,你怎么...”还没说完,剩下的话语就被堵在口中,玉宁好像是在啃咬着吴安的嘴唇,铁锈味随着玉宁的舌头涌入口腔,越吻越厉害,到后面,吴安都快喘不过气来了,玉宁才松口,在耳边低低说“别离开我了,别离开我了...”吴安愣了愣,“你不是都成亲了吗?”玉宁把吴安抱起,走入房子,“那不过是徐沭和我哥的一个约定,现在没有了”吴安愣住了,“啊?!”玉宁笑了笑,“先担心担心自己吧”“哎哎哎,去,去你的,啊...玉宁,我,我操你大爷 ,听见没,我操你大爷!唔,啊...”玉宁笑笑,“你自己看看谁操谁吧。”“你给我走开,我,啊,不要了,呜,疼...啊,嗯...唔...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秋,合家欢乐的日子,终归是,团聚不是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①选自《我的一个道姑朋友》网易云音乐评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什么,你说吴安被玉宁操得起不来了,要找我算账,不好意思,我没听见QUQ】